昨天晚上上高数,什么二项式定理啊,我都没学过,白天上了八节课的老师在上面讲的还是蛮有劲儿的。我一点儿也听不懂。其实那些公式高中老师都应该讲的,想相我高中的数学老师,只要高考不考的一律不讲。我一个人坐在下面看书,方法不倒还能看懂些,就是公式不知道、不会用。这跟什么也不会一样。前排的那个操赣中口音的博物馆专业的小丫头都能跟上老师的思路,啊,南北差异啊,落后地区来的孩子只能两眼一摸黑的看着老师和那个博物女相互唱贺了。

第二节课后,一些同学跟老师交流,问的问题我没听清,老师回答的是,经济类的高数,考研还不够。这高数中蕴涵的思想我倒是能领悟,那些公式,还有繁琐的计算我就抓瞎了。再听到学的这些考研还够,让我去南墙多撞五分钟吧。再想想那周天的《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那个比高数还不好学,课后的习题我最多只能做出来一半,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下课回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进寝室,在QQ可雕嘀朽木上发了一条牢骚:“像我这样一个专业学不好又跑去学第二专业的人,迟早毕不了业!迟早生病!迟早神经失常!迟早没有快乐!迟早死的比别人惨!……都是迟早的事!”一晚上收到十条回复,都是激励的话。很感谢你们哪,我的朋友。你们说的没错,已经赔了很多了,如果再说些丧气的话,或者放弃的话还会赔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