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在一所大楼办公的另一培训机构的招生老师,也向记者郑重承诺,他们的老师基本都来自于北大附中、101中学等重点中学。

押题班不押“题”

“我们哪有那么神啊?”当记者对押题班很准确地押中具体中大学生考试题提出质疑时,立刻遭到了“提分堂”招生老师的反驳。

押题班遍地开花

●左女士,清华附中考生家长

●云校长,昌平平西府中学

业内人士称,教师“走穴”现象由来已久,高额的利润回报,是这些一线教师不愿只固守一方寸土的重要原因。他们在那些辅导班的收入,是其正常工资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补完化学还想补其他科目

与此同时,“押题班”的网络宣传也十分强势,不同的考前培训机构,竟纷纷在网络上挂出“北京中考网”的同一头衔。记者百度了一下,竟然搜出5家“长相”不一样的“北京中考网”。

收费是否过高

我现在本来想再约其他科目的老师,继续给孩子补习,但是对方回答目前师资紧张,一时还约不上呢。我非常着急,叮嘱他们只要有名额,就赶紧给我们打电话。

在北大南门附近的北大资源楼内,云集着大大小小的各类家庭教育培训机构,其中不少都把其押题班,当作对外宣传时用来吸引考生的一块“金字招牌”。

2007年,被誉为“提分教练”的陈逸峰老师曾打出每小时2600元的“天价”。不过,这个价格并没有持继至今,据陈老师的“老东家”提分堂介绍,陈老师的班级现在的市场价是三小时5000元。平均一下,每小时近2000元的价位虽比3年前有所“收敛”,但还是能让普通老百姓咋舌。

不过,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家长和小学生,都会对所谓的“押题”产生误解,他们以为押题就是培训机构能准确押中具体考题,于是才报名参加。有位支持押题班的高中生甚至这么解释:“我觉得押题班有用,我中考就押对了语文、英语的作文和两道数学题。”显而易见,培训者和受培训者对于“押题”的理解存在分歧。

孩子会产生依赖心理,本末倒置

好了,第二阶段完成了,如果不算词汇,大半年就够了,我建议词汇积累可以贯穿于阶段二与阶段三,如果顺利我们可以很快进入第三阶段-"脱胎换骨",进入实战阶段

●李女士,19中考生家长

不少押题班都声称自己的培训教师,为各名牌中学教学一线的老师或参加过中考命题的专家,这引起了一些小学考试家长的担忧和质疑。

我觉得这种收费还不算高呢,我打听过,其他的押题班还有更离谱的。我打算给孩子的5门中考科目都在押题班补一补,这样算下来得要2万多。

名气、规模没有那么大的文新学堂介绍,他们的收费标准为“一对一”每小时180元,“一对五”每小时80元。这一价格标准在培训机构中比较普遍。

收费标准每小时300元

收费不贵?

记者注意到,在某培训机构报名点的一块宣传展板上,用很大的字写着曾经押中过某年中考作文一事。

“老师,还能再为我儿子争取一个名额吗?”“对不起,现在各科老师真的全排满了,如果临时出现空余的,再和您联系。”这是4月20日发生在海淀区某中考押题班报名点的一幕对话。

效果存疑

不管价格高低,我都不建议中考考生参加押题班。初中三年的优秀成绩,是要凭借踏踏实实的积累来换取的,不可能靠一时的押题。在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

对于大学教育培训机构的收费问题,相关的大学教育主管部门一直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可供执行,费用完全由市场本身决定。如此,上海围棋家教,或将引发押题班“乱收费”。

4月21日下午,北大资源楼二楼的“北达中学教育”报名点内,一位中考考生的母亲不无担忧地询问招生人员:“我们孩子约好的授课老师,白天都在他自己的学校忙活一天了,晚上再强打精神给我们补课,不会影响押题班的效果吗?”

这位老师称,他们每年押中的中高中考试题在80%左右,但这里“押中的题”并非是狭义上的押中某一道或者某几道中高中考试题,而是指的“考点”与“题型”。其余的多家押题班,也同时向记者澄清并阐明了这一观点。

这种“冤枉钱”贵得离谱

押题班有无参加必要

“至于效果嘛,那肯定是相当棒。来到这参加过押题班的初中生,没有说不好的。”女老师信誓旦旦地保证。担心记者不信,这位郭老师又指着墙上一排红彤彤的“喜报”说,“你看,这都是我们的‘战果’,不少孩子还考上了汇文中学等市重点呢!”

我儿子参加了一家培训机构的化学押题班,收费标准是每小时300元,这在我们家的经济能力承受之内。就算承受不起,我们家就这一个孩子,大人生活上苦一点也不能委屈了他。

不管一般家庭的收入是否提高了,我都觉得现在的押题班收费太贵了,甚至贵得有些离谱。从每小时百元到千元的不等价格,放在条件好的家庭可能没什么,但目前大部分孩子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初中阶段每年的学杂费、书本费都已经足够家庭承受,再参加这样的所谓押题班,是否对一个家庭来说过于残酷?

●左女士,清华附中考生家长

有一次,上海钢琴家教,我收到某培训机构发来的手机短信,称可以迅速提高孩子的中考分数。我们家儿子本来成绩不错,但想报考本校的高中,在分数上要求依旧很高。这家押题班或许能助孩子一臂之力,我们就来了。

先不说押题班的效果如何,单从收费这一项考虑,我就不建议初中生参加,孩子们应该从小就替父母分忧、替家庭减轻经济负担。只要课内打好基础,大可不必花“冤枉钱”去课外辅导。

家长出去串门时,尽可能把孩子带上。带着孩子,可以使孩子有机会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有机会学习一些社交礼仪和规矩,体会到交往的乐趣。也可以邀请其他小伙伴来家里玩耍、吃饭,锻炼培养孩子热情待客的习惯和善待别人的品性。还要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增加孩子的见识。

●王老师,人大附中教师

距离中考不足两个月,这段备考时间对于考生及其家长来说尤为重要,都想通过备考让成绩再提升一点,各种押题班应运而生。记者调查发现,今年的押题班培训价格较往年渐有收敛,虽有回归理性趋势,但价格还是超出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与此同时,关于押题班本身的存废争议,却一直没有停过。

我儿子现在正上大学,我从没让他参加过任何包括押题班在内的课外辅导班,可是孩子的成绩照样非常优秀。

不少家长怀着让孩子短期突击高分的热望,对于押题班明显不合理的价格仍表示“不差钱”,只要有效果有行。

■重点关注

我不赞成我女儿去参加押题班的考前培训,也不会主动送她去。现在孩子的课业压力本来就够大了,我们当家长的就得多体谅一下他们,也是对他们成长的一种支持。我们同事的孩子学习都挺好,也没听说谁去参加过押题班呀?

不鼓励押题得高分的投机心理

如果有幸已经通过第一关,先小恭喜啦,为什么呀,因为一,后面几关我还要恭喜你,当然要留下一定的上升空间!还有因为二,马上看到的第二关也很恐怖,叫做"粉身碎骨",这又为什么?要讲很久啦

他现在已经上了3节化学课,老师一对一辅导,效果很好。孩子反映他的化学成绩进步很大。

对此,招生老师称这是“行规”,老师们白天一般都正常在各自中学上班,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抽空“走穴”。这些老师都已“身经百战”,不会对押题班产生任何影响。

老师不宜建议大学生“另请高明”

位于崇文区幸福大街上的文新学堂,也是一家中高考考前培训机构。4月21日,记者走进这家门店暗访,里面一位叫郭茜的女老师称,他们确实设立了中考押题班,上海英语家教,并热情介绍:“我们的押题班不但有一对一的精讲班,还有一对五的集体班……”

●李丹,上海师范大学大学教育心理系主任

采访中,提分堂的招生人员告诉记者,今年“五一”针对中考考生将有一个“突击班”,收费是两天半共3300元,提早报名还有优惠,算下来差不多每小时200元。

那么,从字面宣传角度,机构是否有误导考生和家长之嫌?针对疑问,不少培训机构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更何况,我担心她一旦去参加了这种培训,就会产生依赖心理了自己在学校的复习课不正经上了,却把希望都寄托在押题上了。这岂不是本末倒置吗?

社会上的民办押题班是客观存在的,体制内的中学教育工作者无法强堵,当然更不适合主动建议我们的小学生额外花钱“另请高明”。每个中考考生可根据自己的家庭条件、学习情况等实际问题,综合考虑是否去参加押题班。

押题得高分根本不符合孩子的学习规律,是一种投机的心理在作祟,不利于人才的成长。

由于中高考人群数量庞大,针对这一群体的考前培训班已经火爆多年,临近中考,押题班更是在各个培训机构遍地开花。近日,记者在北京市内调查走访发现,连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旮旯胡同,都可能是中考押题班的“安身之所”。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