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前的工作以文为主,所以捧着文字的饭碗还是对造字的老祖宗身怀感恩之心的。有时回想从前,我也确实与干文字工作有点渊源。不过由于写字慢,上小学第一次期中考试,数学100分,语文60分,被误解为理好文差好一段时间,我后来选择了文科,而且高中时只有语文有几次拿过全班第一。最初被选作范文是小学二年级,一篇关于洗衣服的作文,我写出了困难,即,先没有使肥皂,衣服洗不干净,后来用了肥皂,最后终于把衣服洗干净,记得老师读这篇作文时还一幅非常难为情的样子,由于没有写名字,还一个劲强调是自己写的,回想起来颇为好笑;最被老师欣赏的作文就是小学五年级写了几篇比较朴实的叙事和状物作文,老师把它们作为范文深情地朗读,让我颇风光了一阵子;最蹩脚的一次卖弄作文是在小学六年级,临摹鲁迅大师的语言风格写了一篇非常口语化的借物说理的作文,还自我感觉良好地拿给老师看,结果被老师一顿挖苦,大概意思是乱七八糟,词藻匮乏,云山雾罩,不及其义,令我好不尴尬。

上初中时,作文不再像小学时那样被老师重视,只有考试时写作文。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初三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看成绩时感觉自己的语文成绩不理想,因为我还算老师的得意门生,于是老师拿出试卷,帮我一起分析差在哪,本想如果合计分数错了的话还能找回几分,结果发现是作文的分数少了,但我的老师评价很高,说非常感人,可惜字写得太潦草,结果到现在我的字还是羞于见人,惭愧呀!流转最广的作文是初三时写的一篇的电影观后感,不过也是一次不被重视的作文作业,我采取了分镜头描述点评的方式,当时全班近三分之一的人采用我的模版应付老师。最早一次卖文也是在初三,帮着同桌以第一人称身份写了一份接受捐助的感谢信,由他在学校一个关于困难学生捐助的会上读,是那种。最窝囊的作文要算高一时写的一篇关于畅想未来的作文,大概是畅想二三十年后的情况,我充分发挥了想象力,结果被老师斥为到共产主义社会也不会实现的事,其中有些现在已经看到了,我当时就感叹这个老师的眼光,太短浅了。最成功的作文当属高考作文,记得是一篇自命题作文,文体不限,内容关于记忆可以移植,属于科幻系列,于是我写了一篇科幻小说,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郑渊洁老师的色彩,记得里面用了当时对于高中生还不很熟悉地鼠标、因特网等词汇,结尾是说教式的,强调了勤奋地作用,总之阴差阳错地写到了得分点上,帮助我拿了125分的高考语文好成绩,算是全校语文成绩最高的,现在想想,思维固化,回到当年,恐怕不会写出这样的作文了。

大学时卖文次数比较多,代人写个人总结、写演讲稿、写申请书、写观后感、写自我介绍等等,为此还混过羊肉泡吃。最令我对自己刮目相看的是大一时作为班长写的班刊刊首语,颇受团支书的表扬,一时间忘乎所以,感到离哲学家、思想家和文学家的距离不远了,如今想来,幼稚可笑的很,算是年轻时爱幻想的标签。大学时也曾试写过打油诗,因为那段时间比较迷宋词,所以多是模仿词牌写的,勉强有点影响的一个是大一时针砭校弊、怒向食堂觅的一个小词,云:“浪淘沙·卖车。君知五台山,食堂垄断,油少饭硬菜难咽,白水煮面吃不惯,价格不贱。钞票已用完,借贷太难,无奈卖车易饭钱,但求捱至寄款援,盼君来见。”当时我的那台旧自行车卖得相当火,一天有十几个求购者打电话或到宿舍咨询,而且得到大二同学的精神支持和电话鼓励,自行车卖出去了,也被大学后勤集团的一位副总亲切接见,后来了解到,还被院党委书记遥骂一通,好在没听见。后来搞了两次地下大字报活动,对抗学校的垄断行为,不过都被学校悄无声息地平叛了,当然,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只是没有了声势,这算是年轻时易冲动的标签。再就是写了几个藏头露尾的酸词,既可笑又可怜,现在想想,那股子酸臭的味道实在不好闻,难怪说“百无一用是书生”,那个时候自己就是把大把的精力浪费在酿造这些酸腐的东西上,既没有野蛮自己的体魄,也没有文明自己的精神,图增些无病呻吟的烦恼,可气亦可恨。大学从文经历最大的遗憾是在文学社时没有把工作开展起来,当时被不争气的大学英语四级拌住手脚,现在分析起来,也是性格上的弱点所致,可惜了那段时光,给自己留下的回忆太少,遗憾太多。如果再有机会,我一定会风风火火的闯一把,学学“湘江评论”,以年轻人的豪气和勇气打造个思想自由发挥的交流平台。

过去的都是往事,回忆只是一时兴致所致。但相对未知的未来,过去像一位信得过的朋友,甚至是知己,还可以交流;未来就事T形台的模特,只能遥望她们美丽的一面却难以企及。属于自己的还是当下的生活,就像妻子,相濡以沫,相依相偎,共同奋斗,这个家庭就是幸福的。辞旧迎新,当知日子还得过下去;鉴往知今,当知日子如何过下去。